民主运动是制衡马哈迪的最佳途径

去年5月的第14届全国大选前两年,在野阵线的民联/希盟游说当时不满时任首相纳吉的前首相马哈迪,出来领导反对阵线。他最终答应,却也要花更长时间和精力,说服民众支持他重出江湖。 公民社会及曾在马哈迪1.0执政期间吃过苦头的人民,未能马上接受马哈迪作为反对党领导人,内心矛盾,纠结在支持“独裁者”和“改朝换代”之间,何者比较重要?

Continue Reading

封建与威权主义笼罩下的半调子改革:希盟执政以来错失的机遇

作者/来源:唐南发 /<人民之友>部落格     ——本文是评论人唐南发(左图)应邀在人民之友成立18周年纪念举办的“‘509’改朝换代马哈迪当政,民主改革运动前进抑或倒退?”论坛上的演讲全文。文内小标题是<人民之友>编者所加。 相比印尼前总统哈比比17个月改革 印尼前总统哈比比(BJ Habibie)刚刚去世。虽然他的任期只有短短的十七个月,即1998年5月到1999年10月,但任内排除万难推动大刀阔斧的改革,包括开放党禁报禁,削减军方在国会的势力,冒着军事政变的危险,允许东帝汶独立公投,印尼军方撤退前夕烧毁当地大量基建以示报复,Habibie的修补方式就是尽力协调联合国部队驻守和调动国际支援,稳定当地局势,也为印尼军人在过往的滥权行为,尤其是苏门答腊北部的亚齐省,向民众公开道歉。 对印尼华人而言,Habibie最重要的举措是签署总统指令,禁止使用pribumi和non pribumi的字眼,也撤销官方证明书的要求,一张身份证就足以证明印尼国籍,让印尼华人去污名化,以此促进族群关系。 哈比比的施政为往后20年印尼的民主转型确立了稳健的框架,使这个族群和文化复杂的大国可以成为东南亚的民主典范。 希盟执政17个月没有大刀阔斧改革 相比之下,希盟从2019年5月执政至今也将近十七个月,反而没有大刀阔斧的改革。最荒谬的是从政府要员到评论界都有人不断炒作“过激的改革会引起保守势力反扑,因此必须以大局为重”等等似是而非的言论。 我们看回印尼1990年代末的情况:经济危机,军方势力伺机而动,各个伊斯兰宗教力量互相较量,不少省份都发生族群冲突,更面对亚齐和巴布亚等省份的分裂主义,却无阻当时的哈比比总统推进改革议程,因为他知道那是一个历史契机,错过了或许不会再有。 坦白说:今天马来西亚的情况能比当年的印尼糟糕吗 ? 我们本来就有相对开放和健全的政治与司法体制,军队也一贯地专业与中立;我国军人最接近夺权的契机是1969年513事件之后,有三个军人代表进入拉萨政府成立的国家行动理事会,但1974年恢复选举之后,军人就完全退出政治舞台至今。说可能发生军事政变是对马来西亚军人的侮辱。 希盟一再延宕改革是背叛选民委托 因此,509以后的希盟一再以“大局”作为借口,延宕改革,是背叛选民的委托。 例如在莱纳斯的事件上,马哈迪一再强调马来西亚需要外资,基本上已经为稀土厂未来的运作定下基调。此外,不注重民生,反而致力推动第三国产车和飞行车计划,彻底说明当初马哈迪并非如希盟政治人物说的已经“洗心革面”,而是依然故我,即使劳民伤财也在所不惜。 马哈迪虽然“王者归来”,其经济政策非但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在一些所谓的策略项目方面反而看到朋党一起回归。例如和中国的东铁谈判由前财长达因负责,他甚至公然鼓励本地承包商去找他谈,因为他可以确认对方是否符合资格。这种不透明的运作方式其实和前朝没有分别。 马哈迪延续旧有的作风,让人震惊 纳吉时代的一马公司(1MDB)确实是个金融大窟窿,足以证明政商分家,金融改革刻不容缓。让人震惊的是马哈迪延续旧有的作风,出任国库控股(Khazanah Nasional Berhad) 主席,还委任阿兹敏出任副主席,而非委任专业人士全权负责。过去几个月,马哈迪主导国库控股的运作,不断出售产业,但过程缺乏透明度,也让人想起1998年经济风暴之时,当时的马哈迪迫使国库控股收购亏损的巫统朋党公司,即哈林拥有的玲珑和达祖丁蓝利拥有的马航,TRI以及天地通(Celcom)等行为。 所谓体制改革也并未达标。例如反贪委员会主席仍然由首相委任,而非向国会负责;国会下议院议长也不像英国或澳洲下议院议长那样,由议员提名再经过秘密投票产生,而是首相提名,再象征式地由下议院投票通过。我们都知道当初以“救国英雄”姿态重回首相宝座的马哈迪不但成功洗底,还因此拯救了大批人的政治事业,他举荐的人,希盟有谁敢否决呢? 有心改革,应该从一执政开始就由国会遴选,而非一再制造特例。 马哈迪并不正视民生困苦的事实 执政至今,马哈迪领导的政府并未推出实际惠民的政策,例如在住房和公交政策方面乏善可陈;如今物价持续高涨,民间怨气四起,某个程度上是造成巫统和伊斯兰党越发受马来基层接受的主因,而非希盟一再炒作的,仅仅是民族或宗教因素。 可惜马哈迪并不正视民生困苦的事实,拒绝大幅度调整基本薪资甚至落实足够生活薪资(living wage),反而老调重弹必须以提升劳动力为前提,继续以“马来人懒惰”等言论来回避本地工人薪资太低的窘境。 最近联合国专员的实地调查报告显示马来西亚贫穷户应该介于人口的16%到20%之间,而非前朝所说的0.4%,希盟政府却不肯正视,马哈迪还讽刺外国专员的调查不能作准,其实我们不必去到原住民或东马山区,到西马半岛城市一些中下阶层居住的组屋区看看,就能看到赤贫户,不少还是在光鲜亮丽的办公大楼或高级公寓附近。 贫穷是不分肤色的,号称进步的希盟政府与其去刻意推动一些会引起族群纠纷的议程,还不如把心思花在改善民生,更不应该在民间纷扰之时以“大局”为理由,推迟改革日程。否则在明眼人看来就是为了保障政权的自私考量,而非以民为重。 509后马哈迪的威权主义阴魂不散 最后是阴魂不散的威权主义。很多人以为509以后,马来西亚人的思维已经进步了,其实没有。今天我们看到的希盟政府,基本上是马哈迪一人独大;他一再针对马来人/华人/性别弱势群体发表歧视性的言论,从政府到民间,没有多少反驳或批判的声音。 例如他一再重复董总种族主义,不但吓坏了华教人士,就连评论圈子也没几个人敢出来替董总主持公道。我们明白董总在过去20年,无论在行动或论述上都出现保守化的现象,确实应该被批判,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为了“大局”,或出于对马哈迪的“感恩”,可以任由一个国家的掌权者任意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 事实上,所谓的“改朝换代”只不过换掉了一个惹得天怒人怨的纳吉政府,替代上台的是无论思维或政策上都不比前朝进步的马哈迪政府。当马哈迪一再把“变天”的功劳归给自己,就充分说明他已经成功收编了当年烈火莫熄的成果;当媒体和民间因为他生日而讴歌赞美的时候,也彻底证明了封建与威权主义在“新马来西亚”生生不息。 第二部分: https://youtu.be/2ZHcV-X4vus

Continue Reading
  • 1
  • 2
Close Menu
×
×

Cart